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都市  »  幽禁 1-2
幽禁 1-2
(第一章)祸因

  一轮弯月斜挂柳梢头,和风微抚,一切显得安详谧静。城南的高级别墅区,
一户独立的三层欧式别墅里灯火通明,不时传出阵阵欢声笑语。

  「宝贝女儿,妈妈祝你生日快乐!」方雪颜软润绝美的玉脸上绽出浅笑,如
脂素手怜爱地轻抚着女儿同样是清丽秀雅如出水芙蓉般的娇靥。夏国华在旁也高
兴道:「是啊,小洁,你十六岁了,古代时,十六岁称之为及笄少女!爸爸为你
取名泉洁,泉为地脉之水清幽无华,洁乃无瑕纯凈之意,爸爸希望你……」夏国
华引经据典,之乎者也。

  「谢谢爸爸、妈妈,我好幸福哦!」女儿精灵般的双眼里填满幸福甜蜜。方
雪颜轻轻依偎在老公的肩头,看着女儿明俏动人、天真烂漫,老公温文儒雅、知
书达理,芳心内有股化不开的甜蜜,幸福极了!

  「老婆,我想打针针!」夏国华从背后抱住坐在梳妆台上梳理的方雪颜。

  「讨厌!」方雪颜粉脸飞霞,知道老公是在向她求欢,「打针针」是他们夫
妻之间欢好的暗语。「老公,你先去洗澡嘛!」强烈的洁癖让方雪颜无法忍受一
切的异味。

  看着老婆侬腻软求,声音里说不出的媚意,夏国华心中一蕩,下体的肉棍迅
速发硬,还想温存厮磨一番,见方雪颜柳眉微蹙,赶忙起身跑去卫生间,到了门
口回头笑道:「老婆,等会穿我给你买的那件内衣。」闻听,方雪颜春心暗漾,
杏眼媚斜丈夫一眼,说不出的风流妩媚。

  落地镜里现出一个雅姿绰约、冰肌玉骨的软熟少妇,圆润鹅蛋脸上一双春思
杏眼,柳眉恰似远山之黛,身材高挑却不失匀称柔和,全身肌肤雪白玉莹。胸前
一对巨乳像熟透的木瓜硕大无朋,两颗枣红色乳头颤立疾挺,绵软如絮的腹部微
微凸起,尤其是臀部弧线极具夸张,宛若多汁饱胀水蜜桃般,微一晃动,凝脂般
臀肉即漾起一阵令人肾上腺素急飙的肉波。

  结婚生女后十多年来,不仅身材没有走形,反而更添一种熟媚丰韵的味道!

  芙蓉玉颜羞红似火,手上的这件老公买的薄纱睡衣几近透明,穿上后整具娇
躯纤毫毕露。方雪颜暗啐道:「好下流哦!」旋即一想到自己穿上后,老公双目
喷火扑过来,下身突然一股热流涌出,羞不可耐地拿起在身上比划着。

  夏国华早已洗好,在浴室门口见方雪颜在镜子前搔首弄姿,刺激得肉棒快要
爆炸,哪还忍得住!疾步上前,从背后一把抱住雪颜就是一顿乱啃。

  「啊!不要,老公……」雪颜吓了一跳,刚要挣扎开,胸前乳头处传来一阵
酥麻,浑身一软,就腻倒在夏国华怀中,「老公……哦……不要……哦……」火
热红唇发出腻得出水的娇吟。

  夏国华熟知这个气质如兰、温柔婉约的绝色妇人敏感至极,含着早已经是春
情勃发的大奶头一阵猛吸,大有恨不得吸不出奶水不罢休之势。

  雪颜只觉胸部那阵酥麻愈发强烈,从敏感地带的玉乳尖上传来的异样感觉弄
得浑身如被虫噬。一想到就连自己平常一个人都不好意思久看,极少碰触的敏感
乳头被老公肆意吸吮揉搓,芳心不觉感到一阵羞涩和绝美的刺激。

  下身处又是一股热流涌出,早已知道羞处春潮泥泞,瘙痒无比,不禁难耐的
粉胯往前一贴,「啊!」忍不住发出一声娇呼。雪颜感觉到一根火热滚烫的硬绷
绷肉棒紧紧地贴在了她柔软绵的小腹上。

  夏国华慾火熊熊燃烧,哪还忍得住绝美妇人的暗撩迎合,顾不得脱掉内裤,
掏出硬挺的鸡鸡,往前一耸,两人同时发出一声舒爽的闷哼。

  一团乌云悄掩至,室内春光旖旎鱼水相欢,室外却暗沈如墨。

     ***    ***    ***    ***

  停好车,方雪颜对着镜子仔细地检查一番妆容,确认没有瑕疵才满意的下了
车,穿过楼下大厅,浑圆滚翘的臀部随着曼妙腰身的摆动一扭一颤。

  「方……方小姐,早!」坐在大厅里值班的一群保安脸涨得通红,个个眼睛
贪婪地盯着那具婀娜丰润的娇躯。

  出于礼貌,微微一颔首,一缕秀髮调皮地垂下,方雪颜凝脂滑白的柔夷随意
往后一撩拨,一个简单随意的动作,却道不尽的风情万种,千娇百媚!

  美人早已远去,大厅里似乎仍残留着似兰似麝的淡淡幽香,大家纷纷猛嗅鼻
子,不捨那即将逝去的香韵,「好美啊!屁股真大啊!我要是有这幺个媳妇,天
天搂着那肥屁股,死了都愿意啊!」刘三强流着口水意淫道。

  「呸!就你这德性,你配吗?也就是我高大英武,方大美人才会看上我!」
牛大力边说边抬起胳膊做健美状。

  「笑死人了!你这蛮牛,方美人会看上你?瞎了你的狗眼吧!」保安队长吴
建国狠瞪了牛大力一眼,大家哄堂大笑。

  每天他们上下班两个时间点都会跑到大厅偷看方雪颜经过,不管是不是今天
当值的,必是风雨无阻,保安队长吴建国笑骂他们比上班还勤快,不过吴建国自
己也是一场不落。这群粗人当中有个最不起眼的、矮小猥琐像黑暗下水道里的老
鼠一般噁心的男人,眼神里的邪恶火焰却比任何人都炙热!

  「雪颜姐,你今天的口红颜色好漂亮啊!哪儿买的?」秘书娜娜眼睛发亮,
艳羡不已。

  「是丹尼斯的!名牌哦!好贵的,你可买不起!」小米在旁很内行地发表自
己的看法,边说边还不忘教训娜娜:「哇!你看,新款LV第三季女仕包,全球
限量版啊!」小米发出比娜娜刚才还夸张十倍的惊呼声。

  办公室里的女孩围着方雪颜叽叽喳喳兴奋地说着说那。虽然,雪颜从小都是
在别人夸讚中长大,但看到这幺些比自己年轻许多的高级靓丽白领女孩们的艳羡
目光,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暗喜:「好啦,都别闹了,上班呢!你们要是好好工
作的话,年底每人都送一条丹尼斯的口红!」

  「哇,万岁!雪颜姐万岁!」一群靓丽白领雀跃不已。

  「雪颜姐,那我们先走了。」小米她们都下班走了。方雪颜还有点工作没结
束,只好留下来处理公事,整个公司只剩下她一个人。

  「怎幺啦?!」突然眼前一片漆黑,雪颜惊呼出声。四週的黑暗,让从小就
怕黑的方雪颜感到莫名的恐惧,圆润滑洁的俏脸一片惨白,哆哆嗦嗦地靠着手机
微弱的亮光向大门摸去,「哎哟!」不小心碰到椅子,方雪颜被绊倒在地上,脚
踝处钻心地痛。

  女儿住校,老公又出差去了外地,电话也打不通,突然,有一种孤独无助的
感觉。方雪颜紧紧地抱住身体,眼泪不由自主地从那双哀伤的美眸里涌出……

  不知过了多久,彷彿看到一丝亮光,就像是溺水者看到一棵救命稻草似的,
雪颜大声呼叫:「救命!救命!这里,在这里!」

  今天是何丙当班,他们像往常一般等着看心中的女神下班,左等右等都不见
下来,以为早走了,大家慢慢都散了。可是何丙心里就是不死心,总觉得方美人
还在这幢大楼里,正好趁着巡逻,不知不觉的就走到方雪颜公司所在的楼层。刚
一出电梯,好像听见微弱的喊声,何丙忙竖起耳朵仔细听,好像就是从女神公司
里传出来的!一推门,门竟然没锁!里面一片漆黑。

  何丙心里一稟:『真出事了!』赶忙拿起手电筒喊道:「有人吗?我是楼下
保安!有人吗?」

  「这里,我在这里!」循着虚弱的声音电筒一照,一个身影蜷缩在桌脚,赶
忙过去:「谁?谁在那?」方雪颜喜极而泣,声音都变形了:「我……我是美岑
公司的方雪颜,救救我!呜……」

  何丙仔细一看,竟然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女神方雪颜!平时高高在上、高贵典
雅,脸上永远挂着优雅自信的大美人,现在却是可怜的蜷缩在桌脚,浑身瑟瑟发
抖,白玉般的美颜挂满泪珠,哪还有平时的那份自傲清高!

  何丙心里突然涌起一种异常的快感:『哈哈,原来你也不是永远高高在上的
哦!』手上可不敢怠慢,赶忙扶起雪颜:「方小姐,您怎幺啦?怎幺一个人在这
里啊?」

  方雪颜刚一抬脚,钻心般的疼痛传来,整个人都软瘫到何丙怀里,禁不住柳
眉微蹙,心里一阵泛呕,这个扶着自己的矮小男人身上散发出一股股酸臭味!换
作平时,方雪颜早躲得远远的了,可今天……『唉!谁叫自己崴了脚,动一下都
钻心疼,只能靠他扶着走了!何况,人家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忍忍吧!』

  何丙鼻毛外露的大鼻子里不断飘来一阵高级香水的幽香和成熟女人身上特有
的肉香,下身的肉屌迅速的充血发硬。「方小姐,我扶你下去吧?」方雪颜忍着
强烈的不适和脚踝处传来的痛楚,无奈地点点头。何丙表面上恭敬礼貌,内心早
已兴奋欲狂,做梦都不敢想有一天能和方大美人这幺近距离的接触,扶着她藕臂
的掌心处传来软绵绵滑嫩嫩的销魂触感。

  「哎哟!」方雪颜脚下一错,软玉温香的身子侧向何丙怀里,正好肥腻丰满
的屁股肉贴着硬得发烫的大肉屌滑过!方雪颜是过来人,当然知晓那根火热的硬
物是什幺东西,美艳绝伦的粉颊闪过一丝红霞,暗啐道:『流氓!』

  何丙被刚才方美人无意间一碰,整个魂魄都升天了:『太爽了!要是再来一
回,死了都甘愿啊!』有了这个龌龊的念头后,何丙瘦小的身子偷偷地靠近……

  方雪颜突然一惊,感觉有个滚烫的硬物擦过自己大腿外侧,芳心起疑:『他
是故意的吗?或许是无心的吧!』正思忖间,那根东西又滑过腿间。方雪颜又惊
又怒,忿忿的看着何丙,本来对他存的感激之心早已被刚才的流氓举动沖得一乾
二凈,只剩下深深的愤怒、鄙视。一想到这,再也忍不住对他的厌恶,一把甩开
他的手,冷冷道:「放开我,我自己会走的!」

  何丙心中本就有鬼,见方大美人不要自己帮忙了,心里虽然极为不捨,但也
知道自己的使命完成了。看着方美人一瘸一拐地走出大楼外,说不出的眷恋、不
捨。

  目光及处,一个小巧精緻的耳坠静躺在地上,何丙捡起来,紧紧握在手心,
贴在胸口。

     ***    ***    ***    ***

  方雪颜请了病假,让大家都失去了工作的动力,这两天整个保安队都无精打
采的,何丙更像是丢了魂魄似的,总是一个人静静呆在没人的角落,双目癡癡地
看着掌心的耳坠,说不出的癡缠,说不出的柔情。

  何丙听到同事正在兴奋地议论方女神又回来上班了,兴奋得差点从原地蹦起
来,一想到又可以看到柔美绝伦的方雪颜,哪怕是远远地偷望一眼,也有股说不
出的幸福满足!三步併作两步,一溜烟地跑到地下停车场。

  果然,方雪颜正从车里下来,一袭纯白的丝质连衣裙,银色的水晶腰带裹住
绵软玉润的腰腹,收拢的腰身显得胸部的一对玉兔更加硕大澎湃,粉胯风摆、玉
趾轻移,即便是裙内有一层衬裙,依稀亦能见两截玉润粉嫩的大腿摇曳生姿、婀
娜翩跹。

  何丙艰难地咽了口唾液,试图湿润红肿炙热的喉咙。方雪颜远远就看见矮小
龌龊的何丙站在那,花癡般盯着她,想起那天晚上他扶自己下楼时那些下流的举
止,心中不禁一阵厌恶。

  「方小姐,我……我……这是你……上次丢的……耳环。」何丙努力地平息
自己激动的心情,可还是按捺不住心脏「砰砰」乱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耳环?」方雪颜黛眉微蹙,何丙黑黝黝的掌心上正是自己丢的那个耳环,
它是老公结婚纪念週年时送给自己的礼物,自己也非常珍爱,丢了后还懊恼了好
久,可偏偏耳环被他捡到了!

  『不知道他这些天都……』一想到那天晚上何丙的下流行为,方雪颜忍不住
一阵反胃:『这个耳环绝不能要,在他手里呆了这幺多天,不知道他会做出些什
幺噁心的事来!』自己的肌肤将要和眼前这个猥琐噁心的男人碰过的东西接触,
方雪颜厌恶地摇摇头,冷冷道:「我不要了!」

  「方小姐,这是你上次丢的,很贵的啊!」何丙哪知道方雪颜脑子里刚才已
想了那幺多,见她连这幺贵重的东西都不要,一时心急,上前几步递到方雪颜的
手里。

  「你……你干吗?!」方大美人一惊,双手下意识地一挡,急急往后退了几
步,眼神充满警惕地盯着何丙。

  耳环「啪」的掉落在地上,「不……不是……对不起……」何丙知道刚才心
急,吓着了心目中的女神:「我……我只是……还给你……」

  「说了不要了。你让开,再不让开我要报警了!」

  「报警?为什幺?我只是把东西还给你而已,而且那天还是我帮你扶下楼的
啊!」何丙感到心里一阵委屈,自己好心把她丢失的东西送还给她,不仅没有感
谢,反而惹来报警要抓他!

  「哼,你还记得那晚的事啊!你自己明白做了什幺!」他不提起那晚的事还
好,一提方雪颜就更加讨厌眼前长得像老鼠般猥猥琐琐的男人了。「流氓!」说
完,方雪颜连正眼都不愿瞧他一眼,就从他身边而去,高跟鞋落下恰巧踩在掉在
地上的耳环,一声轻微的裂痕声,耳环断成了两截。

  「笃笃笃……」高跟鞋踩在空旷的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每一下都似击
打在何丙心头,怨恨,恶毒的怨恨!何丙哆嗦地蹲下身去,捡起断裂的耳环,紧
紧拥在心口,毒蛇般冰冷的眼神残忍地盯着方雪颜渐渐远去的背影。